980 字

冬天的京都

今天去了伏见稻荷大社。因为下了整天的雪,站在山顶往下看,天地间一片白茫茫,整个京都还有周围的山一望眼底,都披上了白装。想起了毛泽东说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景象,混沌里只觉得到处都是白霜。

就算是下着雪,地上到处都是半融的雪被行人踩踏后集成的冰面,走起来很容易滑倒,周围的游人们还是三三两两,边走边聊边拍照,享受着这冬日京都独特的风景。已经到过京都好几次,这次再来,已经没有了第一次那种新奇和兴奋,倒是像拜访一个熟悉的朋友,看看她抹上了白色的脂粉后是一副怎样的颜色。

这次没有到岚山,不过,可以想象得到白色的岚山应该不比红色1的逊色,岚山对我来说,是个比较特别的地方,以后有空会好好地去待两天。在清水寺的时候,看到了一块纪念2009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清水寺表演千手观音的纪念碑,很奇怪为什么前两次去清水寺时,都没有看到这块碑。没记错的话,碑上记叙了千手观音的表演,和从佛教的交流中促进中日交流的希翼,有时任总理的温家宝作为主要贡献者,也有当时日本的首相。想起来岚山也有一块碑,刻的是周总理在日本留学时写下的一首小诗,雨中岚山,旅游很少留影的我,上次去岚山时,专门跟这个诗碑一起照了个相。斯人已逝,风骨永存。

回来的路上,天色已昏。当光线不那么明亮的时候,云层显得是那么的厚,雪依然是漫天的飘下来,突然觉得很孤单,脑中回复起来元好问的雁丘词,“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心绪起伏,还是早点到家的好。2

雁丘词

元好问

序:泰和五年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为识,号曰雁丘。时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1. 岚山的枫叶是京都名景,大概十二月初开始,漫山的红叶把整个岚山烧成一道炫目的风景。
  2. 这是旧作了,当时去京都玩,漫天的风雪,一个人火车去,火车回,别有滋味。天冷,当时正好坐在了火车门的对面,人上人下,一开一关,冷风扎腿,这是用电脑散热口取暖的时候,敲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