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 字

老舍的诗

看了一些诗词,自己手也痒痒,时不时地也想写两句。虽然知道写诗的规矩不少,很容易就出界了,但是还是有点侥幸心理,想着没准儿让我给憋了个好的呢。

王力的《诗词格律》暂时应该没有功夫去功课了,倒不是因为篇幅大,主要是“平平仄仄”绕得脑仁儿疼,现在追求“短平块”,以后有闲了再去求个规范吧。想先看看易读的吧,朱光潜的《诗论》正好。朱先生的文字跟学识是没说的,看完了也觉得受益匪浅,只是越看越觉得自己那两笔三脚猫跟真正的诗距离还很远,而且近期看来是没有办法缩小这个差距了。不过我还有办法,这招就是下次手痒又想写了,就在文字前边加一句“诗理不明,平仄不清,胡诌两句,但求自娱”,巧妙地把该受的批评自己先说了,别人也就不好意思开口了,“哈哈哈”。好景不长,最近看到一篇提到网侵删的博客,突然意识到我这个把戏其实也不过如此,于是这个精巧的伎俩就给惊回去。算了,还是练好功夫再动笔吧。

一本老舍文集,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其中有一篇叫《一些印象》,我一直没有看,每次翻到那里都跳过。主要是不大喜欢这个题目,因为有点意识流的感觉,而意识流类的文字我多数不大喜欢。最近又不小心翻到了,这次没有直接跳过,看了下去,发现居然有彩蛋,那就是在文章末尾附的老舍的诗。我以前真不知道老舍也写诗,他的小说,散文,剧本我都很喜欢,但诗还没有关注过。这次的发现对我来说是惊喜交集,惊是发现了诗,喜是居然这些诗如此之好。自己虽然不打算再随便瞎写了,但是能把老舍这几首贴过来,也算是过把瘾吧。

多少春光轻易去?无言花鸟夜如秋。东风似梦微添醉,小月知心只照愁!柳样诗思情入影,火般桃色艳成羞。谁家玉笛三更后?山倚疏星人倚楼。

一片闲情诗境里,柳风淡淡柝声凉。山腰月少青松黑,篱畔光多玉李黄。心静渐知春似海,花深每觉影生香。何时买得田千顷,遍种梧桐与海棠!

且莫贪眠减却狂,春宵月色不平常!碧桃几树开蝴蝶,紫燕联肩梦海棠。花比诗多怜夜短,柳如人瘦为情长。年来潦倒漂萍似,惯与东风道暖凉。

老舍的文字能直接进到我的心里,这里说的不仅仅是这几首诗。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心里一直能默诵他的几篇文章,《无题》,《我的母亲》等,字字刻骨,句句铭心,我觉得写那些文字的,才是真正的老舍,而不是那个写《当幽默变成油抹》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