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0 字

小野不是妹子

日本历史上有个很有意思的人,名叫小野妹子,名字的读法是 Ono no Imoko。他—对,你没有看错,就是他—是日本飞鸟时代的一个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最有名的事迹就是隋炀帝时期,他代表日本出使到中国,是最早的“遣隋使”。

很显然,在众多的历史人物中,这个妹子能够脱颖而出,其出色的外交能力是一个方面,另外也有一部分是沾了这个奇葩名字的光。这个小野不是妹子,是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纯爷门儿1

随便来个搜索引擎,输入这个名字,中文日文都有很多相关结果。中文结果里讨论的比较多的都是这个奇葩名字是怎么来的,日文的相关结果关注的较多的则是他跟两封信的事儿。

先说说名字吧。维基百科日文版里对这个妹子的记载有如下内容:

小野 妹子(おの の いもこ、6世紀~7世紀、生没年不詳)は、飛鳥時代の官人。姓は臣。……『日本書紀』によると大唐に派遣され、大禮(冠位十二階の位)蘇因高と呼ばれた。日本の通説では『隋書』が記録する「日出処天子」の文言で知られる国書を携えた使者は小野妹子とされる。

英文对应内容是:

Ono no Imoko (小野 妹子) was a Japanese politician and diplomat in the late 6th and early 7th century, during the Asuka period. Ono was appointed by Empress Suiko as an official envoy (Kenzuishi) to the Sui court in 607 (Imperial embassies to China).

中文版里的记载如下:

小野妹子(男性,生卒年不详,约6世纪末至7世纪初),出身为近江国滋贺郡小野村的豪族、春日氏的一族小野氏。小野妹子为日本飞鸟时代的政治家、外交家。姓为臣氏,冠位是大德冠。育有二子是小野毛人、小野广人。依据《日本书纪》记载,他以遣隋使的身份于607年与609年两度被派遣至隋朝,担任外交工作。在隋朝的汉名为“苏因高”,为其名的汉语谐音。

这些记载说的是小野妹子在隋炀帝的时候被推古天皇派遣出使到中国,估计当时的中国人不知道怎么读他的名字,就按照他名字的汉语发音给取了个名儿,叫苏因高。

这里的中文和日文介绍里面有个小坑,就是“姓为臣氏”/“姓は臣”一句。就拿中文来说,“姓为臣氏”这句话普通青年会理解为这哥们儿姓“臣”,二X青年可能会理解为这哥们儿姓“臣氏”,但别人明明姓“小野”啊,看来这里面有点问题。当然,多知多懂的文学青年一定知道古代的姓和氏是分开的,“姓”告诉别人母亲叫啥,所以有个“女”旁,有浓浓的母系氏族社会的气息;“氏”告诉别人父亲叫啥,跟我们现代使用的“姓”(Family name)用法一样。拿大秦始皇帝举个例子吧。秦始皇叫嬴政,母亲是赵姬,所以他的名字正确的说法为赵姓赢氏,名为政—当然,有人非要说他是赵姓吕氏,那也没法,现在也不可能给他测个DNA找出谁是爹了。于是,文学青年可能会推断小野这个妹子有个姓臣的妈(此处“姓”为现代用法,哎,真乱)。漂亮!但可惜这也是错的。“姓”在那个时代的日本是个代表政治地位的称号,其中又分为若干级别,其中“臣”是非常的高级别,跟姓名无关。好吧,小坑算是填上了,那么大坑来了,小野堂堂一个爷们儿,干嘛叫妹子呢?

现在的日本人,爱给姑娘取名儿叫什么什么子,比如赤木晴子,苍井空子(这个是玩笑,哈哈)等,如此一来“妹子”用在大男人身上看起来就不合适了。但是,实际上在奈良时代之前,日本男孩女孩取名叫什么什么子都是很平常的,在奈良时代之后,“子”才逐渐成为女性专用。妹子生活在飞鸟时期,所以叫“子”倒不算是太毁三观的事儿,问题是出在“妹”上。“妹”在现代日语里指的是妹妹,在古代日语里指的是姐妹或妻子等,怎么说都靠不到一个大男人身上,也不知道他父母当年怎么想的,就给取了这么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名,到现在都还是个未解之迷。

名字的事儿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楚,那就不说了吧,换个话题,先前说的两封信是怎么回事呢?这就涉及到另一个很有喜感的故事了。

当年的妹子被推古天皇派到中国,给隋炀帝捎了封信,其中有句问好的话是这么说的:

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無恙。

对,你没有看错,“日出”,“日落”。隋炀帝就这么变成太阳下山的天子了。这个天皇“没规矩”地自称“天子”不说,还把炀帝弄得日薄西山,简直是叔可忍婶儿不可忍,炀帝大怒,妹子搞得一身灰的就回日本了。这就是第一封信的故事,貌似简单了点,但那封信写得实在太有创意了,笑点挺细水长流。那第二封是怎么回事儿呢?事情是这样滴,有来就得有往,既然别人来信了,得回吧,所以炀帝也写了封信让妹子给带回去给推古天皇。于是妹子走啊走,走啊走,千山万水地回到日本,手一摸包,呀,信没了!!!这还得了?推古天皇生气要办妹子,还好圣德太子出面说情,给保下来了。本来一个平淡的粗心丢东西的故事经学者们一研究就麻烦了,现在很多人怀疑妹子不是真的把信给丢了,其中定是有种种内情。有种说法认为这封信其实根本就没有丢,只是炀帝生气了,在信里把日本天皇骂得够惨,妹子怕信带回去天皇看到会出幺蛾子,就给瞒下来了,于是给两国的交往保留了“希望”的火种(日本人好像总有把历史往圆范了说的倾向,一次粗心就这么变成了苦心,类似的例子还有日本嘉永时期美国将军佩里拿大黑船勒令日本开国的事,一次挺郁闷的被胁迫的经历,回头一看就变成促进日本往开放国家转变的正面事件了,现在很多日本人的看法就是这样的,甚至还有纪念佩里的活动2)。另外还有起码两种说法,不过没啥想象力,就不赘述了。

如果要说的话,还有第三封信的事儿呢。在609年,日本天皇又派妹子出使隋朝,这次又带了封信。也不知道是不是妹子在其中做了些努力,这次的信里没有“日出”“日落”天子了,用的是“东天皇敬白西皇帝”,好歹算是有了点进步,炀帝就默默地给收下了。

这次妹子访问隋,带去了一些日本留学生,他们在隋好好学习学习,天天向上,很多人学成后把中国先进的文化介绍到了日本,对日本的发展起了促进作用。到唐朝的时候,日本又派了很多“遣唐使”来中国,一直到因为战争,唐朝战乱,灭亡。

在唐朝时期来到中国的日本留学生里也有几位有意思的,比如阿倍仲麻吕,回头再写关于他的故事吧。


  1. 历史上其实并没有对小野妹子性别的明确记载,不过有其外貌描述,据此推断是个男子,当然,若是如花一样的女汉子,那也无法可想了。
  2. 实际上小野妹子确实可能为了维护两国交好,从而隐匿会造成两国矛盾的书信的可能,佩里将军的大黑船在事实上可能也确实促进了日本的开放。这里说的主要是一种心里倾向,不涉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否正确。